年老的坏子 释怀的往昔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0 02:04:4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新宝岛康乐队从第一张专辑到如今第十一张专辑已经走过了二十四个年头,“坏子”也在音乐中从青年走到了中年,年轻时“赌气”的冲动褪去,只留下回忆与生活作伴,正如写歌和听歌的人。





年老的坏子 释怀的往昔


文/郭芸



新宝岛康乐队近日发行了他们的第十一张专辑,与专辑同名的主打歌曲《水尾邮便车》很快就吸引了歌迷的耳朵。《水尾邮便车》因为加上了赵咏华的声音,不仅歌曲温柔灵动,MV也是温暖感人。


MV的故事本身并不出彩,讲述的是年轻的外国背包客与当地青年短暂相遇的故事,但搭配花莲的美景以及陈升、阿VON和赵咏华的表现,还是呈现出一种温情可爱的氛围。如果单看MV,可能很容易忽略这首歌其实并不完全是欢快的基调,而是略带苦涩与无奈。《水尾邮便车》的主角是陈升作品中的经典角色“坏子”,但相比陈升之前的作品,可以明显感觉到“坏子”内心情感的变化。


所谓“坏子”,在闽南话中就是变坏的、爱闯祸的小孩,关于陈升作品中出现的“坏子”形象,乐评人马世芳在《听说》中有一期节目就进行了专门的介绍。“坏子”这一群体出现的背景是八十年代末已经解除戒严的台湾,经济泡沫不断膨胀,地下经济也由此发展。出现了许多没有文化、没有权势的投机分子,为了“出人头地”,混入江湖,结交黑道白道。




“坏子”形象早在1992年新宝岛康乐队第一张专辑中就已在两首歌中出现——《一佰万》和《坏子》,分别从他人以及坏子自己的角度进行叙述。《一佰万》着实是一个被命运捉弄的故事,“坏子”发誓要离乡赚得一佰万回来给阿嬷买新衣服,阿嬷明白农村留不住年轻人,无奈叹气送别,只能祈求祖先保佑。然而仅仅时隔一年,“坏子”就闯祸出事,阿嬷去到当初送别的月台看到孙子被通缉的照片,整夜以泪洗面。穿插于整首歌的“麦去佗位,麦去佗位”的哼唱,以及阿嬷最后托人写信给孙子,说自己不要穿新衣服,让孙子不要再赚一佰万,这简单的愿望所流露出来的真情都催人泪下。


“社会黑暗路歹行”或许就是江湖路最真切的写照,《坏子》这首歌则道出了身处江湖的”坏子“内心的无奈。“我不是坏子,只是胭脂马去遇到官老爷”,“我不是坏子,只是没有福贵的亲戚”,“我不是坏子,只是伤心没人听”……满怀理想去打拼,反被世事捉弄最终一场空,除了被浪费的光阴,“坏子”在意的还有父母的误会以及外人对台湾人的误会。这两首歌都让人感到“坏子”的人生充满了酸楚,然而在《水尾邮便车》中,坏子虽然还是带着“blue的心情”,但已经把水尾当做自己的故乡,过着惬意的生活。




歌曲开头就由赵咏华柔美的歌声带出村庄中美丽的景色,继而由陈升带入“坏子”的内心。不同于老歌当中的冲劲和怨气,对于孤身一人来到异乡闯荡的往事,“坏子”在整首歌中都流露出对往昔的感慨。即使”坏子“难掩对异乡美景和朋友的赞美,经由阿VON的客语以及台湾原住民语言的哼唱,依然带出了绵长的乡愁。邮便车便成为”坏子“的寄托,希望可以给故乡寄去自己的音讯和悲哀的心情。想要告诉阿母自己现在很努力,很勇健,想要对年少时的爱人诉说思念,让她“不要忘记阮的名”,然而多少年岁过去,竟连信都不知应该寄到哪去。仔细聆听,我们还是可以察觉坏子内心复杂的情感,但不论词曲,已经不像之前的同主题歌曲那般忧愁。就如专辑的英文名《Up Up》,走过青春岁月的“坏子”,对往昔已经释怀。


“坏子”孤身一人,即使已经融入“新故乡”,也难免有心事萦绕。新专辑的最后一首歌《共下来跳舞》由黄连煜用客语演唱,道出“坏子”的内心独白。男主角想起被虚度的青春年华,十分后悔,再加上担心年老时孤身一人,甚至都找不到朋友作伴,突然心情低落,“就像藏到壁角个垃圾”。似乎是为了自我鼓励,男主角邀请小阿妹一同跳舞,并对自己说“扭一下骨头唔会生菇(不会发霉)”,“唱歌跳舞莫面臭臭,恁样正有前途”(唱歌跳舞不要摆臭脸,这样才有前途)。一个手舞足蹈,稍稍皱着眉头的中年男子形象呈现在我们脑海中,不知不觉也被他感染,一起跳起舞来。


新宝岛康乐队从第一张专辑到如今第十一张专辑已经走过了二十四个年头,“坏子”也在音乐中从青年走到了中年,年轻时“赌气”的冲动褪去,只留下回忆与生活作伴,正如写歌和听歌的人。


(完)



分享动听的民谣与世界音乐

听见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微信公众号:自在世界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2016?ISVARA WORLD MUSIC & ART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