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特种作战进行到底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0 04:01:1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这一辈子,就是这样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在这里,我感受到了“兄弟”的真正意义,感受到了打仗的真正味道,感受到了生死的真实体验。

  进了这个门,就无法回头,也不能回头。

  我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枪,爱上了拼命,爱上了摧残自己与被摧残的感受。从意志到肉体,重塑,又被打破。

  忽然发现,自己的成长,是在逼迫与被逼迫之中艰难推进的进程。

  正如:

难得一见的阳光和雨露

奢侈地舔过自己的胸膛

火辣与冰冷

成就了特种兵的多重世界


  那天,连长受领了一项任务,回来后把我叫到一边,和我说:“旅里将派人参加一场对抗演习,一个班参加,配合另一个合成旅行动,干掉对方指挥所,让你去,有没有信心?也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我说:“如果你对我放心,任务就交给我。如果对我不放心,免谈!”

  连长说:“我喜欢爽快人。”

  那一场对抗,我带着我的兵,完全脱离了合成旅的指挥,游离在合成旅的行动之外,长驱直入。

  这是一种战斗的酣畅淋漓,是一种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酣畅淋漓。自主决策、自主指挥、自主行动,一个字,爽!

  在“敌人”层层设伏的“战场”上,我们共同潜伏了8天9夜。

  与合成旅旅长的唯一通信,是他告诉了我“敌人”指挥所的大致方位。

  那一天夜里,我和我的兵,穿越了4条河流、爬过了3座山脉,终于在一处荆棘丛中,发现了多台指挥通信车和警戒严密的指挥所。

  狙击手说:“是不是直接干掉指挥员?”

  我说:“动静能再大一点吗?都这么近了,放一枪跑了,是不是感觉有点不值?要玩,就玩出点名堂!”

  他说:“看你了!”

  我说:“那行,你在这里掩护,我带小刘从北侧进入,在我实施爆破前,没我指令不要开枪。爆破后,自行射击。如果遭遇不测,你下一步的行动,自己看着办。会合点,109高地。”

  狙击手点了点头,火力小组也随即在我的东南位置占领阵地,做好战斗准备。


  那一天夜里,模拟炸药包在指挥所和3台指挥通信车上同时冒了烟。狙击手没有开枪,火力小组没有开炮。我向合成旅旅长发了一条指令:“爽!”

  这种演习,由于模拟药包的动静太小,也为特种作战行动的成功,提供了很好的支撑。

  演习导调判定,“蓝军”指挥所遭“红军”破袭成功,指挥员阵亡,指挥通信失效。在一字爽之后,合成旅立即突贯而入,比预定计划快5个小时完成了作战任务。

  总结时,合成旅旅长找到我,说:“怎么样,到我旅里来,给你提干?”

  我说:“谢谢旅长,我更喜欢当特种兵的感觉!”

  当特种兵,何止是享受一种感觉?

  作为男人,作为“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追求的何止是一种感觉?

  男人,总想要一种征服后的快感,这是一种本能的欲望。

  男人,总想要一份胜利后的荣誉,这是一种信仰的动力。

  杀戮,而后获得心理与生理的新生,那种快意人生,谁能体会?

  挑战自我,战胜自我,与魔鬼抗争,在黑暗中寻找光明,这是一个男人最美的时光。


  连长说:“你很牛嘛!”

  我说:“完成你交给的任务就好,让你放心就好。”

  作为特种兵,我对领导唯一的期盼,就是放心让我去组织一次战斗,即使回来的是我的尸体。

  深入敌后,就别再干扰我的行动,那是一个别人都无法预知的世界。

  特种作战就是这样,永远在无法预知的世界里前行,战斗。

  走进无法预知的未来,获得无法预知的胜利,这是我,作为一名特种兵的永恒追求。

  那种追求,是一种享受。

  享受由自己亲手去摘下的果实,即使酸涩,却又甜美。

  我的任务是:将特种作战进行到底!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