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在下(十六)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0 04:47:3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6

初日东升,折念如常早起,环顾四周,却不见床边该有的懒虫儿。柳眉微蹙,她起身换了素裳,开门便迎上捧着温水等候的晓月。


“折姑娘。”晓月毕恭毕敬道。


折念微微抬首,接过她递来的巾帕,一番洗漱后方道:“她去哪了?”


晓月当即反应她口中的“她”是何人,茫然道:“小姐不在屋内吗?”


折念眉头皱的更紧,舒家榆素来贪觉,如此早起还不见踪影,实属罕见。


“晓月去寻小姐...”晓月犹豫道,虽说折念看上去性情平和,但不知怎的,总给她一种拒人千里的距离感,叫她莫名生畏。


“不用。”


晓月收了收捧着水盆的手指,小心翼翼道:“折姑娘饿了吗?晓月去为你先准备早膳?”


“时辰还早,等些时候吧。”说罢,折念径自回屋取了卷书,在庭院寻了处石椅坐下,安然看起书来。


晓月自然不敢打扰,小心端来茶水糕点,在旁安静侍候。


半个时辰过去,书卷过半,仍无舒家榆半点身影,折念看书的速度也不觉慢了下来。这丫头,究竟去了何处?折念正疑虑,便闻院外脚步走远,步伐缓慢轻盈,不似她所等之人。


“折姐姐好生雅兴。”一声含笑轻语,可谓温柔如水。


折念淡淡抬首,打量对方良久,漠然道:“你是何人?”


美丽的面容出现一丝裂痕,还是晓月先回过神,恭敬行礼:“二小姐”


舒家绫努力恢复完美的笑容,看也不看晓月一眼,反是走近折念,郑重其事道:“折姐姐,小女舒家绫,是舒家的二小姐。”


折念淡淡“恩”了一声,头也不抬,继续观书。


舒家绫哪里被人如此轻怠过,脸上越发挂不住颜色,强忍不悦温和道:“折姐姐,我在同你说话。”


“家榆不在。”折念以为她是来寻舒家榆。


“绫儿此番前来,是寻折姐姐的。”


折念这才稍有抬头,疑惑道:“寻我?”


“长姐当真不在?”舒家绫反问晓月。


晓月连忙恭敬道:“回二小姐,小姐不知去了何处,一早便不见...”折念一记冷目投来,晓月条件反射地禁了声,不敢再说半个字眼。


舒家绫看在眼中,脸上很快的恢复笑意,温温柔柔地亲切:“是这样的,折姐姐,我听闻前几日你和我那不懂事的弟弟有些误会,故此特意过来同你道声歉。”


“如此便不用了。”


舒家绫脸微僵:“怎能不用,折姐姐是长姐的贵客,我舒家自当好生款待,不过——”


舒家绫斜了折念一样,语气温和地继续早已备好的话语:“不过折姐姐初入我舒府,有些道理可能还不懂,长姐虽为舒家长女,但这地位却不如身份,而我弟弟家晖虽说只是幼子,却是这舒家独子,家中真真的宝儿,你怎能拿剑对着他呢?”


“听二小姐的语气,并不像是来道歉的。”折念缓缓收了书卷,抬头对上她的一双眸子。


舒家绫笑:“折姐姐是聪明人,客随主便,既然你住我舒府,自然得守我舒府的规矩,我今日也是奉劝姐姐一句,莫要多管闲事。”


折念也笑了,但笑意中如何看都是冷意,她站起身,步步逼近舒家绫。


舒家绫莫名一颤,条件反射地步步后退。


“既然你今日来了,我也说个明白,只要是舒家榆的事,我便管定了。”


舒家绫双眉打成结头,不解且怒:“为何?”


“因为我可爱呗。”


得意的声音自上传来,不仅舒家绫,便是折念也不由往上看去。粗厚树枝上,怡然斜躺着的,不正是“一早不见”的舒家榆。


伸了伸懒腰,舒家榆自树上坐了起来,伸出双手笑盈盈地对着下方的折念撒娇道:“师傅~我下不去。”


折念摇头失笑,身形一跃,双手将人圈在怀里,安然落地。


未完待续


胡言乱语:就说宠不宠吧!

我要推荐
转发到